教育扶贫政策究竟该怎么执行

  • 作者:《子路教育网》
  • 发布时间:2018-09-27 23:53:34
  • 分享到:
  • 阅读 2
  • 评论 0

摘要: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付昌奎、邬志辉在2018年第3期《教育与经济》发表《教育扶贫政策执行何以偏差——基于政策执行系统模型的考量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付昌奎、邬志辉在2018年第3期《教育与经济》发表《教育扶贫政策执行何以偏差——基于政策执行系统模型的考量》一文提出,教育扶贫的独特价值日益得到正视,政策体系初步形成,政策效益却不相匹配。

  通过借助政策执行系统模型对教育扶贫政策执行过程进行分析,发现政策目标分歧与偏离、执行机制分割与乏力、执行资源短缺与低效、执行角色模糊与冲突、外部环境机遇与挑战共存,加上变量要素的连锁效应,共同形塑了执行偏差,限制了执行效益。

  偏差矫正的突破点在于,横向上整合职能部门权责关系、优化资源配置形成合力,纵向上降低层级传递信息耗损、增进基层行政程序意识,同时,解除执行人员思维枷锁、强化贫困人口教育意愿并改善教育扶贫微观环境。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21日举行的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颁奖典礼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一村一园计划”获奖,成为该奖项设立以来,首个获奖的中国项目。

  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由卡塔尔教育科学与社会发展基金会发起,是一个旨在鼓励和倡导世界范围内教育创新实践的国际性奖项,被国际主流媒体誉为“教育界的诺贝尔奖”。

  当晚,颁奖典礼上播放了一则2分钟短片,介绍“一村一园计划”的进展和愿景。该项目源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山村幼儿园计划”,“一园”即指山村幼儿园。2009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各方支持下,将山村幼儿园设在最基层的村一级单位,通过和县级政府紧密合作,充分利用各村现有闲置资源,招募当地幼教志愿者,为偏远贫困村落3-6岁儿童提供低成本保质量的免费学前教育。

  “村庄是脱贫攻坚的主阵地,‘一村一园计划’瞄准我国社会转型背景下的中国贫困及偏远农村困境儿童,有效填补了农村儿童义务教育前的教育空白,是缓解城乡儿童发展水平差距、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的助推器,也是助力我国打赢脱贫攻坚战役的重要抓手。”颁奖礼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卢迈表示,“一村一园计划”是各方通力合作、共同努力的最好见证。这当中有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全体员工的辛勤努力,有2800余名山村幼儿园志愿者老师们的无私奉献,有项目捐助者和为项目提供知识支持的各国专家学者们的慷慨相助,更有各级政府的密切合作与鼎力支持。

  “一村一园计划”的成效已得到了实践检验。在青海乐都,基金会追踪了8531名(占全县同年龄段学生总数45%)山村幼儿园受益儿童进入义务教育阶段后的学业表现。研究发现,全县排名前40%的学生中有超过七成曾就读于山村幼儿园,这些孩子曾经面临留守、贫困等不利境况,他们中的大部分原本没有机会上幼儿园。

  “一村一园计划”也已展示出强大规模化发展前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依托自身及其主管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强大的科研能力,运用循证研究方法,在各地政府已有资源基础上,总结出了一套低成本、高效率,并能在偏远及贫困农村有效推广的“一村一园”发展模式,并获得了相关部门关注。

  “‘一村一园’计划的创新力量在于,其在规模和能力上充分利用并实现了政府议程。”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公共与媒体关系部的莎拉·弗西希说。

  目前,“一村一园计划”先后覆盖青海、云南、湖南、四川、山西、新疆、贵州、甘肃和河北九个省的21个贫困县,惠及17万贫困地区儿童。

  “‘一村一园计划’是世界经验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也是对中国政府学前行动计划的有益补充和拓展。”卢迈强调,此次获奖将激励我们与各级政府、捐赠企业、机构和个人、志愿者老师及项目官员们一道,继续努力,将各方资源投入贫困地区儿童学前教育,为中国可持续脱贫、为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探索提供切实可行的“中国方案”。

  随后几日,卢迈团队将赴奥特曼大厦、纽约大学、哈佛大学演说,向世界分享中国在教育扶贫上的实践与经验。

  图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卢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21日举行的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颁奖典礼上领奖。




  • 分享到:
  • 阅读 2
  • 评论 0




请登录后评论